总目录
  



总 序

原名: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


  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是我国第一部全面介绍世界各地寓言故事的大型丛书,其内容丰富,形式新颖,特色鲜明。考虑到广大读者,特别是青少年读者“月月阅读寓言,天天增长智慧”的愿望,特将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》按每月一卷出版,共分十二卷。它们分别为:一、希腊寓言故事卷;二、印度寓言故事卷;三、波斯·阿拉伯寓言故事卷;四、罗马·意大利寓言故事卷;五、非洲寓言故事卷;六、亚洲·太平洋地区寓言故事卷;七、美洲寓言故事卷;八、欧洲寓言故事卷;九、法国寓言故事卷;十、德国寓言故事卷;十一、西班牙寓言故事卷;十二、俄罗斯寓言故事卷。

  寓言作为一种古老又永葆青春的文学体裁,其内容和形式是极其丰富多彩的。由于时代、作家和读者的差异,寓言作品也会忽明忽暗,爱恨不一。有时,重视哲理;有时,强调故事;有时,隐喻诡秘。说教喻理,伸张正义,幽默诙谐,嘲笑讽刺皆有之。

  寓言本身与传说、神话,故事、童话等等有着血肉联系,在寓言大家族中出现了寓言格言、寓言诗歌、寓言小说、寓言戏剧、寓言童话、寓言神话、寓言绘画等等。过去,有人认为,只有三言两语的小故事加上几旬至理名言才算真正的寓言。其实,这仅仅是寓言的一种,不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这绝对不是寓言的全部。全世界公认的寓言经典——印度的《五卷书》,每篇故事都不短,而且故事中有故事,其中还有不少童话;《佛本生故事》这部古印度寓言集,大半是神话传说。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寓言更是和神话、传说融为一体;俄国作家谢德林的寓言融迸了童话的幻想,讽刺小说的怪诞与夸张,运用隐喻和暗示,洋洋万言,而自己又偏偏称之为“童话”!吉卜林的寓言,篇幅如同短篇小说,结尾也没有什么至理名言,全是有趣的动物故事,但它受到空话作家和寓言作家双方的理解和欢迎,同样一篇故事可以同时收入不同的童话故事集和寓言故事集;卡夫卡的寓言完全是作家自己世界观的镜子,孤独隐诲,充满神秘,与古典式的伊索寓言大相径庭;泰戈尔和纪伯伦的寓言充满深隽哲理和诗情;戈尔丁的长篇小说《蝇王》和班杨的长篇小说《天路历程》均为世界公认的寓言小说,等等,等等。因此,我们编辑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时,需要全面考虑,方方面面的作家和各种流派作品都要照顾到,更要考虑广大青少年的心理和需求。为此,我们适当地选用了一些吉卜林式的童话寓言和拉丁美洲、非洲武的神话传说寓言。这样做绝不是故意将寓言的概念内涵无限的扩大,读者看了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第一卷《希腊寓言故事》中的伊索童话,即可明白编者的用心。

  寓言故事作为表达情感和观念的有效手段,从国王、大臣、僧侣、哲学家到平民百姓都在利用。同样一首寓言故事,由于利用者的观念和目的的不同,会引申出许多不同的哲理,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结论。为此,在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中,我们尽可能多介绍故事,而把那些明显过时和陈腐的道德说教一一删掉,还包括某些寓言家的无聊的应酬之作。

  各国的文化是互相影响和渗透的。寓言没有国界。同一个寓言故事会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流行。列那狐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事例。在欧洲,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列那狐。阿拉伯的长达十万字的《卡里来和笛木乃》是影响了西方世界寓言名篇,实际上,它是印度《五卷书》的阿拉伯文本。精通波斯文、印度文的著名医师和文学家白尔才外冒着巨大风险,在印度明友的帮助下,窃取了印度珍宝——宫中的《五卷书》,日夜辛勤,提心吊胆,把书译成波斯文。因此,在这部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中,有些寓言故事内容重复也是难免的。可以明确地说,中宣寓言和伊索寓言是世界寓言之母,对东方和西方的影响巨大,许多寓言家,如拉封丹、克雷洛夫、萨马涅戈就是靠改写古典寓言成名。只不过,他们十分注意在古典寓言上涂上法兰西、俄罗斯、西班牙的乡土色彩。如果不允许这种重复,几子等于把他们一笔勾销,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月月阅读寓言,天天增长智慧”,是我们编辑《世界经典文图寓言故事》的初衷和良好愿望。我们深信,这十二卷有趣的寓言故事不仅仅对广大青少年有益,家长、老师、文学爱好者、儿童文学专家和研究寓言的学者也会喜欢。


>